联合国秘书长:新冠疫情是联合国成立以来最大考验


澎湃新闻:纽约现在的疫情严重程度如何?

卢山认为,病毒一点没变,人要变,要去学习。由于美国第一波病毒传染高峰时什么都没做,第二波发现意大利、韩国和伊朗也出现了高度群集感染现象,才开始紧张了,但已经慢了一点。

杨功焕:其实纽约的停摆令没有那么严格。比如说地铁只关了几条,公共汽车也还是在开,当然车上人不多。在我家门口,我看到路上的汽车还是挺多的。当然一些不必要的商店是关门了,餐厅也关门了。在纽约市,公共娱乐场所包括大都会博物馆、时代广场、百老汇剧院这些地方都关了。皇后区街上的人也比较少。但是进出纽约州的交通并没有停止。

杨功焕曾参与2003年“非典”(SARS)疫情防控工作。2020年1-2月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时,她在北京对中国的抗疫和公共卫生政策发表的意见受到广泛关注。

澎湃新闻:在美国媒体有以一些争论,就是美国是否应该采取非常严厉的完全封锁的措施,另一些人争论管控封锁措施对经济的影响 。美国到底将要采取怎样的防疫政策路线。似乎到现在还摇摆不定?

3月21日,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,一家纪念品商店关闭。 新华社  图

我觉得光是靠这种责骂可能没有用,年轻人真的不知道问题严重性。而且完全待在家里也不完全解决问题,因为毕竟有人有必须要去做的工作。但是如果你清楚地告知民众风险区所在,会减轻人们不必要的恐惧。

这些年轻人感染后,如果不严格隔离在家,会造成进一步感染。州长痛心疾首地批评这个现象,但是泛泛地告知,甚至警告,并不能提高他们的依从性;只有让这些年轻人了解周围疫情的具体信息,才能让他们感知到周围环境的风险,提高他们的依从性。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,如果不能让所有人“拉开社交距离”,会直接导致“停摆令”整体失效。

杨功焕:在纽约市的确诊患者中,50岁以下占到总病例数的56%。年轻感染者比例如此之高,其原因在于很多年轻人觉得自己不会感染,或者感染了也不严重,因此无视政府的规定,仍然经常外出玩乐。

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卢山在谈及美国疫情时指出,从流行病学来看,早期时,当新冠肺炎病毒“人传人”消息被证实后,特朗普政府发布了相应的管制措施。从那以后,美国政府跟踪了两个礼拜,检测出了几十名病例,这说明美国政府早期的做法是正确的。但是,美国政府错误地只对某些国家有反应,而忽略了其他地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