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“狼人杀”遇到真色狼 14岁少女校园赴约遭性侵


“疫情期间工厂订单急剧增加,总部的工作人员很多都来一线帮忙了。”迈瑞医疗制造系统总经理景军刚说,深圳光明工厂去年常规时间段里有2000多人,目前已增至3800余人。

正因如此,S蛋白作为新冠病毒作恶的“凶器”,成为多种疫苗技术路线瞄准的突破口。

姜世勃认为,若不花时间充分理解相关安全风险,贸然进行疫苗和药物测试,可能会给疫情蔓延的当下和未来带来不可预见的困难,“尽管形势紧急,还是应三思而后行。”

核心技术和零件依赖国外,供应链脆弱

在本次重组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中,志愿者接种后半年内,医学团队会定期对其进行多次随访,看是否有不良反应,以及体内是否产生抗S蛋白特异性抗体。

缺缺缺……呼吸机成全球紧俏商品

尽管手握大量国际订单,但业内人士表示,呼吸机增容扩产并不容易。不容回避的事实是,由于产业起步晚,呼吸机核心技术和关键元器件仍掌握在国外厂商手中。因部分零部件来自目前疫情严重的欧洲和美国,物流受阻,供应链脆弱。

对于重组新冠疫苗研发团队而言,I期安全性试验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。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将走向何方?是否会像当年SARS疫苗研发一样因病毒忽然消失而告终?

值得注意的是,mRNA-1273跳过了动物实验,直接进行人体试验。对此,Moderna公司首席医学官Tal Zaks的解释是:“我不认为在动物模型中证明这一点,是将其用于临床试验的关键途径,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科学家正在并行开展非临床研究。”

前述专家向澎湃新闻表示,就目前的疫苗研发水平而言,技术线路已不存在困难,攻坚的核心在于确认:注射新冠疫苗后,体液免疫(即B细胞免疫)是否会发生。